孩子,你们上地研老师看申遗

 



一直到上个星期,六年级地方研究的课我已经给同学们讲到「历史建筑之旅」这个单元。

这个单元着实花了不少时间,从柔佛的陈厝港、到森美兰的神安池故宫、雪州的瓜雪皇家山、吉隆坡的苏丹阿都沙末大厦、马六甲红屋、登加楼的马芝阿皇宫、霹雳的
安顺斜塔、槟城的张弼士故居、吉兰丹的加哈皇宫、砂州的马格烈达古堡与玻璃市的亚娄皇宫等等,课文以周游全马的方式带领学生们理解这些战前战后遗留下来的古迹事故。

由于地研课堂时间不算太多,给学生讲起这些历史古迹常常会有时间不够的遗憾。再加上小六检定考试迫在眉睫,这几个星期上地研总是在蜻蜓点水中以“下一堂我们
再讲”做结束。一开始要进入这个单元时我在担心这样的课题引不起学生们的学习兴趣。但这个单元上了第一堂课以后,我放下了心尽情地期待下一堂与学生上地研的课。学生们感兴趣的盯着课本上有限的古迹图片满脸期待地听着这些事故
( 对他们来说是故事 ),并兴奋的发问很多的问题。


 说到马六甲红屋,“老师,那些砖块为什么红红的?”

说到霹雳安顺斜塔,未等故事开讲便已经抢在前头“老师为什么塔斜了不会倒?”然后从安顺说到意大利的比萨斜塔去再从意大利这座斜塔“艰辛”地兜回安顺斜塔…

说到槟城张弼士故居的清代园林式豪宅,“老师我要去。”
说着说着竟让我扯到北京四合院与胡同的建筑色彩,答应了要让学生们听「胡同」专辑内一些深刻反映胡同文化选曲的计划却一再延迟…

蜻蜓点水式的简介把课文完成了以后,恰逢前一周雨总理在「星期天周刊」街巷雨丝专栏内刊了「太平也有条件申遗?」一文。看完以后我迫不及待地想在第二天便与学生们分享。只是一问之下,发现原来他们都没看「星洲」。于是我抽出了一堂课的时间一段接一段地把文章朗读予学生们听,适当的时候再加以注解,在紧凑的一节内企图激发学生们要保护历史古迹的欲望。

文章内提到很多被标榜的太平31个第一,还有长达300公尺的老巴刹。

学生们瞠目结舌地问:“300km
是,300km。先不要喧哗,咱们听接下来这一段才是重点。

 除了硬体(有形文化遗产)之外,太平市区里还保留相当多老旧的行业,单以中央巴刹的摊贩来说,随便一问,便有经营了上80年的老摊位,有者更是传承了4代,说是老字号一点也不为过。”

哗……80……
一阵哗然,学生们眼睛里闪着难以置信的讯号。

 

巴杀老旧的并不单是摊位,同学们有‘看见’经营长久的那一份民情吗?
这便是文化遗产最深切的价值。

学生们托着腮歪着头若有所思。

我紧接着这种学生们已进入状况的情绪念下去。
“……但到目前为止,太平的经济活动还是无法拓展开来,以至许多人开始把问题归咎于这城市太老,百年古迹阻碍了经济发展,认为若要让太平的经济起飞,拆除老房子重建便是最好的方法。

 

我故意加重了“拆除”二字,并且停了一下。
同学们,你们认为,拆掉是不是最好的办法?

 

瞥了他们一眼我让他们思考然后继续往下念。
…………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边油然生起,最终一些业主赶在文物法令实施前,快速将老房子拆除。
……两年下来,老街区拆除改建的店屋数量正在快速增加。一些被市政厅发出禁令而保存下来的老房子,也因没有详细的保护规则,被业主刻意修改得面目全非,看了让人心痛不已。

 

我顿了一顿看着同学们。
他们在皱眉头。

 

老师,这样很丑吔……”很微弱的声音轻轻传来。
不伦不类……”另外一个男同学翘着椅子半皱着眉半耍酷地说。

 

瞄了他一眼我继续把文章念下去。

 若没有进一步的加强保护,再过几年,太平市的面貌就会彻底地更换掉了。届时就只剩下空有百年之名的老旧街道,两旁的房子全都已改头换面,这样的状况持续下去,我们还有申遗的条件吗?

 

“……”

 老师,我不懂。到底什么是世界遗产?
我们为什么要申请那个……那个世界文化遗产?

问得好。我就等你们问这一题。(我更喜欢你们皱着眉努力思考的样子。)

莫说小学生,全城期待并跃跃欲试的人都会思考这个问题。老式建筑物存在于继续完好存在的迷思一直倍受争议。而究竟什么是世界遗产?根据维基百科,世界遗产(World Heritage),是一项由联合国支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负责执行的计划,以保存对全世界都有自然或文化价值的事物为目的。世界遗产可分为自然遗产、文化遗产和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而目前我国已经被列入世界遗产的项目共有三项,两项自然遗产与一项文化遗产,即

  • 神山国家公园 (沙巴州)(2000年)
  • 姆祿国家公园(砂拉越州)(2000年)
  • 马六甲州首府马六甲市和槟城州首府乔治市 (2008年)

参考:
亞洲和大洋洲世界遺產

維基百科

 
文章内所提到的很多因不明就理而对历史古迹、文物造成永恒伤害的事件,而其实,这都在世界各个角落不断地发生。老掉牙的理由虽然不断地被审视,可是政府与当地人的觉醒却是处于严重贫乏的状态当中。我们会惊叹于古罗马竞技赛场的宏伟,会神往中国万里长城,并且赞扬当地人对古迹的积极维修保养,自己的历史文物却没有认真加以保护。搁下申遗条件不说,保护文化遗产意识严重贫乏的现象让我觉得,我们的路还很长远。以达到申遗条件为出发点,无论是从文化标准还是从自然标准的角度来审视,申遗的条件要维持下去这还得靠所有人拥有共同的觉醒申遗才有意义。

对于古迹保存我并不清楚真正要如何去实行,但我相信第一步先要有一种保护意识,大家产生一种共同的理念,古迹保存才能在经济发展的冲击下得以有效实行。每当我走过某一道老街看见很生活化的画面时,我不禁在心底产生一种想法,我妈小时候曾经走过这样的路。尤其是和妈妈回到她家乡槟岛时,我跟在她身后看着她穿过那些走廊时的那一个背影。……是一种很难说出来的情感。

也许多年以后这些小瓜忘记了今天这一堂课,但我着实希望在他们小小的心灵内可以生出一颗爱的幼苗,关于古迹的爱护与保存。特别是于现今古迹的存在处于尴尬状态的时代。我希望孩子们将来长大以后成为什么人物时都会记得今天他们曾经如此想要保护历史古迹的心情,或者将来他们便是历史古迹保存领域中的重要人物也说不定。呵。

 

讲一堂课或许实在很微薄,但仅以一种热忱,和同学们分享一种心情,何尝不是一点心意。
仿佛看见一座古老的城市在夕阳中静待第二天的黎命,
孩子们在街道上奔跑嬉闹。

 

 

6 Responses

  1. avatar Alex says:

    问题关键一如小孩的发问:我们为什么要申请那个……那个世界文化遗产?
    标准答案有两个:
    1 促进旅游业,推动经济发展
    2 我们的骄傲

    都只是为了满足我们的虚荣心

    • avatar wisegleam says:

      所以学生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
      忽然有一刹那我很心虚
      也有一点点难过
      孩子也晓得每一件事的背后都会有一种企图

      很遗憾
      二哥
      我给了这样标准的答案
      我恢复过来的 “强大” 理由有两个:
      1. 我们生活在现实中,经济主导一切
      2. 我必须给标准的答案学生才会因 “专业” 而产生兴趣 (有兴趣将来古迹或许还能继续期待黎明)

      我还是很心虚……。

  2. avatar leffes says:

    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是对历史的认可和推崇
    保留文化遗产即是保留人类对发展所留下的痕迹
    并对那份文化态度给予保存
    此外
    才逐渐导入促进旅游业啊经济啊什么的吧
    历史和生活脱不了干系
    生活的种种都会形成历史
    地研里要教导的
    不仅仅是历史和遗迹
    学生的态度 对人对事对物的态度
    教师需透过教材去启发 去培育 去鼓励孩子

    阿姐的班有如此良好的反应
    实属好事

    • avatar wisegleam says:

      妹,好久没见你了呵。^^

      是的,妳说的都很正确,
      “对那份文化态度给予保留”
      所有对待事情的态度最为重要

      之前地研教马来西亚独立过程的时候
      学生们的反应也很积极
      眼里充满 “我想知道多一点” 的神情
      这些都是我的推动力~*
      之前给中学生讲,他们脸上再也见不到这些光彩
      我想,假使有一天我还有机会,
      我想尝试用另一种方法

      “学生的态度 对人对事对物的态度
      教师需透过教材去启发 去培育 去鼓励孩子”

      这本是所有教育立场最初的理念
      我要好好记着
      我们都要

  3. avatar Alex says:

    乐菲说的是。只是很遗憾这不是官家和大众的想法。所以,不是小学里的小孩需要上课,是我们需要上课。

    另外,阿歪说我们生活在现实中,经济主导一切。我觉得是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从小灌输给我们的生活态度。小树的爷爷和奶奶可不是这么想的呢。

    • avatar wisegleam says:

      嗯,
      站在教育的立场,要从乐菲说的为出发点。
      站在现实生活的角度,我们真的需要上课。
      我们在麻木的生活方式中把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奉行得一丝不苟,
      妈妈让孩子做作业要以实际利益(比如奖赏零用$)做交换点
      所以孩子们将来便学会一种模式,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 什么

      小树的爷爷和奶奶不这么想
      那小树呢?

  4. avatar mountain says:

    小树因为有爷爷奶奶的教育,所以小树不这么想。
    我们的小孩因为有乐菲、阿歪等的教育,所以他们也不这么想。
    我们的大人因为有张集强、陈耀威等的教育,希望他们扭转原本的想法,也不这么想。

    一句话,歪,教育是根本,也是希望。

    • avatar wisegleam says:

      我心里忽然生起一种感动
      因为有你们的鼓励与分享

      与其说教育(面有愧色)
      我更觉得那是交流
      谁教育谁我常会有一种恍惚——这充满流动性的角色

      “小树因为有爷爷奶奶的教育,所以小树不这么想。”
      歪要永远记着,将来他们也要成为爷爷奶奶。

      还有
      我们的大人,
      也很谢谢他们

      =)

發表迴響

*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