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心】記午後那片逃亡的天空

SONY DSC

死者的臉是無人一見的沼澤 / 荒原中的沼澤是部分天空的逃亡
遁走的天空是滿溢的玫瑰 / 溢出的玫瑰是不曾降落的雪
未降的雪是脈管中的眼淚 / 升起來的淚是撥弄的琴弦
撥弄的琴弦是燃燒著的心 / 焚化了的心是沼澤的荒原
《逃亡的天空》—— 商禽


午後,我的心被遁走的天空那片溢出的玫瑰給撼了許久。
儘管沒有特別愛好玫瑰,可玫瑰的形像在詩里格外鮮明,彷彿只要玫瑰代言,任何顏色都特殊得足以令人窒息。正是那溢出的玫瑰已化成降落的雪,給灑在近些日子裡的荒原中……我怔在炎熱的午後,困在不斷淺酌清水圖解工作日間不敢發病的干喉之渴中,如同枯竭的一口井,無可奈何地望著天空期待一場雨。

沒啥,要能勾一副畫,儘管給它畫了,
免得一心未被掃除的瑣碎,囤積在關節處嘎吱嘎吱作響,疼得緊。
想起前日從繁忙中逃走,黃昏時分散步,
踱到湖邊見一倚在樹下的自行車,仰望宁靜與陽光注滿這一湖水
    
賞清湖醉,浴暖陽和;朝暮恆永,細水流長。

如果心裡常照這一縷陽光,商禽還會不會寫逃亡的天空?
並不每一天都能如此微笑……偶爾也會有疲倦的時候,可我不願那浪潮淹沒心裡唯一的抵制。怨氣與空斥的聲音太多,我期待有一身直挺的傲骨勇於撥開這股惱人的浪潮,站在荒涼之地,無視於荒原的沼澤,或甩開沼澤的荒原,猶如期待一首詩,永遠陽光……永遠怡然。不懷疑,耕耘是勞動唯一能兌現的現實。我不懷疑,從不懷疑初衷。儼如無人一見的沼澤那死者的臉,儼如那沼澤中又因心被焚化而化為荒原,如果懷疑,如果動搖,終如逐流之漣輕逝而散之。

誰家自行車能懷如此胸襟……
莫遁走那一片溢滿玫瑰的天空,
即便是冷冽,未降的雪不及你、妳、你和妳心寒無度。


2012 年 5 月 25 日 | 記午後那片逃亡的天空

6 Responses

  1. avatar Memoirs says:

    牧人歪詩詞讀多了
    字裡行間自然流露出古典的神韻美,還有一些生活哲學。真好。:)

    (好久不見——————=p)

  2. avatar zhongkersze says:

    歪,花自飘零水自流,我也难得见那玫瑰色溢出雨雾的彩虹,反而每天都在逃逸逃亡不知东西,时间就这样流逝了。沼泽、荒原,这原是现代人的孤荒落寞以及惆怅,是心灵最大的创伤和无人地带,我们有时候也须要这一块地来凭吊,让情感复原或更自由或许将秘密彻底埋葬,这样也好!有时候天空不死也会垂泪,那是人间最美丽的忧伤,就像瓶中玫瑰微微地叹息。

    • avatar wisegleam says:

      我們漸漸無法從去體會各種細緻的美麗了。這些年似乎總是空泛當道……島主,有時候真的分不清了,荒原填滿了憂傷,沙漠長滿了寂寞。我想起多年前那次溺水時的空洞,甚至是沒有驚恐沒有掙扎的,我很好奇究竟我們存活在現代的種種浪潮裡還有沒有逃亡的天空……還有沒有最美麗的憂傷?

zhongkersze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