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外

SONY DSC

非常疲乏。
昨日是很久之後,第一回倦極午睡,不起。

很抱歉,不是因為集會。
4 月 28 日是非常炎熱的一天,那是這個四月讓我在明日度過最後一個星期八的周六。
清早,孩子們已等在校園內,也不曉得一日營對我來說是什麼意義,我只記得站在麥克風電線不夠長的司儀台處遇見多個突發狀況時試圖平靜的情緒,這種慣性深入夢裡變成一種壓抑……我還記得司儀台邊任苔蘚爬滿一身的地磚,它們殘壞的縫隙中長出一株我在龍腦香樹下常見的綠株植。不知道這是什麼植物,只是清楚地記得它會開一朵小小的白花,結一顆小小的圓紅果。忙亂中彷彿只剩下記得這株植物的能力。

孩子,我已盡最大的能力彌補很多的不足,一日營在遠離黃潮的校園中順利進行。
天氣特別炎熱,人們的情緒高漲不斷……我厭惡地看著病壞潰爛的種種,午後異常鬱悶,心裡說不出的難受與疲倦,人人心不在焉,從自己的​​角色中嚴重脫軌。

嚴——重——脫——軌。

時代已經繁忙得容不下任何理由和諒解。

我想念一個有偉人作為時代榜樣的年代。

似乎昏睡了好久好久,我很清楚地記得自己說過已經不記得的夢話。
天明之後慶幸窗外還有鳥語花香,藍天之下還有可愛的熟悉的家。
報紙是一片又一片的黃潮和人聲沸騰……我們都在期待一種改變。
人們盡最大的努力回應一切不合理。


真的,
我想念一個有偉人作為時代榜樣的年代。
異常想念。

給你:
我會記得後來,一片黃潮中悄悄冒出的那一抹藍。
不要太遲休息,對身體不好。

3 Responses

發表迴響

*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