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寺】一生

我的輕易戀上
實現在現實的一種叫詩的抽象情感中
它是詩的一生
也是我的一生
然而我不是詩
詩也不是我
不許輕易犯上剖析的毛病
這個啥都講究科學的年代有時候很不可愛
剖析也並不科學
邏輯亦不是詩的一生
更不是我的一生
有時候陽光遮掩了我的視線
永恆似乎就要實現
因為地面和藍天被一個(或多個)空間分開了
春夏秋冬從此忙碌
詩得到了它的一生
音樂摘了情緒種在夜晚的耳朵上
氣流從此五光十色
詩得到了它的一生
玫瑰丟了鮮紅埋在塵土的飄泊中
繁華從此移轉他鄉
詩得到了它的一生
輕易戀上詩的一生
因為戀上詩輕易成形輕易夭折的一生
輕易變成了詩
戀上變成了詩
於是輕易和戀上也得到了它們的一生
也許因為輕易
也許因為戀上
也許因為詩
一生也得到了它的一生

發表迴響

*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