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心】荷愛


每年到島上,必來此一趟,上一柱香,靜靜在寺內待上一段時間。
遠處山巒青青,倒映在荷花池水中竟似水面升起青城一座。
想起這些日子,庸庸碌碌如蟻奔走,一晃一頓足便溜至年杪。


看這小荷尖角的細緻秀雅,心裡不由得生出一種疼愛,
所有的微塵繁瑣,皆揉進了一處沒由來的角落裡讓安安靜靜的空氣消融而去。
環著支起它的小莖是一片彷彿靜止許久的池水,柔柔地輕輕地,給它一片青。



喜歡這樣的荷葉,依傍著循環不息的綠輕歸於寧靜。
如一朵發願的靈花,自心內散開一張紅毯,伸展開來的脈痕輕輕展出翅膀一般的葉。



荷滿塘,薄子木如柳輕揚。

想起豐子愷老師曾說:
楊柳不需要高貴的肥料或工深的壅培,
只要有陽光、泥土和水,便會生活,而且生得非常強健而美麗。
牡丹花要吃豬肚腸,葡萄籐要吃肉湯,許多花木要吃豆餅;
楊柳不要吃人的東西,它不是不會向上生長,它長得很快,而且很高;
但是長得越高,越垂得低,它高而能下,高而不忘本。

薄子木呢,寺裡這一棵薄子木是不是也如此?
這一棵我老是誤認為楊柳的樹,總是被系上一兩小段的紅繩,
有時真想把那些被寄予厚望的紅繩解下,有時又覺得不解下也有讓它系在上
的自在。
誰說不是呢,薄子木可輕鬆呢,哪管誰賦予它些什麼了,
風來,它依舊掛著它的小白花,風鈴一般
悠悠輕揚。

這樣捲著一顆心。
每次看荷葉如此姿態,我不禁懷著一心的柔和靜靜地看著它許久許久,
也許只有荷,只有荷初生時能以這樣的愛來伸展它的生命力。
多年前我在陶缸邊發現它,驚嘆之餘連呼吸都害怕驚動這樣的生命氣息。
後來,每年來寺內上香之後,來看它們漸漸成為一種習慣,這樣豐盈的愛,望一眼便能將它養在心裡,
久久不散。

今夜思想起,
溪流如是曲折,亦偶傍柳蔭依依相伴,樂曲盈盈似水,箏箏宗宗如流雲輕遊,
知否,曾是庭苑月語如序,靜明中有荷塘娉婷枝椏輕曳,委婉梢來清靈荷韻,溫婉不留痕,空靈不缺譜。


13 Responses

    • avatar wisegleam says:

      假期呵,確實也是忙碌,我幾乎還沒感覺自己放假,
      呼——假期卻只剩沒有一般了。 ><

      呵呵,
      還好,有荷相伴。 ^^
      也祝妳生活如常安逸~*

發表迴響

*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