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务散志】恋这一片青:地钱、苔藓与野花。


原始。
(Primitive)

看见这种小小的生命体我脑海里就会浮现出这两个字。
一大片青似乎就是野草一地,仔细往里面看,那其实就像一大片原始森林被缩小了一样生长着。

小时爱往家中小小的花埔里钻,当时看见这些小小的 “树” 只觉可爱。后来上了中学念生物的时候才知道那是地钱 (Marchantia),只是花埔已经没了,只能凭着模糊的记忆与书本上的图和解说迷恋这一种小生命。

上个周末往朋友在金马仑的菜园里去钻,重新看见了这片迷你森林,感觉像回到了童年记忆中的花埔。那时候除了爱看这些青绿,也喜欢找小野花。朋友只笑说那些野草有啥好看,我心里嘀咕,你永远也不知道野花可以长成什么模样,那是生命的各种姿态……。一路上往他家菜园走我远远地就被抛在后头,都怪路边美丽的野花太丰富了,东看一点西看一点
怎么样都觉得还有更多的美藏在某处还没被发现。


树上的花苍白着凋零
掉落到地面上却像
新开出的花一样娇嫩


回到原始。
之所以看见地钱就会让 “原始”
这两个字浮现在我脑海里,除了其层层的青绿让我联想到古原始森林的风貌之外,其实它的生长状态也保留了相当原始的方式,虽然着生于陆地,但它的生理状况却尚
未发展出真正的根、茎、叶的分化系统,所以无法适应干旱的陆地生活,只能分布于阴湿的环境。这是相当原始的生长方式,我觉得是一种非常美丽的原始——地钱
呵,生活在地面上一层层一片片,却保留了三亿多年前( 泥盆纪时期-
Devonian Period ) 的生存方式。像回到了原始时期一样,地钱高度发达的配子体屹立于扁平的叶状体群中,俨然就是高高的大树撑起了绿伞耸立于一大片丛林中,三亿多年前的某些世纪记忆就在这片绿中安然地被保存了下来。


雌雄异株:
星状体为雌性颈卵器托,
片状体为雄性精子器托。




 
营养繁殖 (vegetative propagation) 结构

胞芽杯(gemma cup):

从侧面看,呈双凸透镜状,借基部的柄着生于叶状体背面(向
上的一面)。胞芽杯成熟时自柄处脱落,散落于土中,迅速萌
发成新的植物体。


 

有性生殖结构
雄配子体(附片状
器托
上部为托盘,下部为托柄,椭圆形的精子器陷生于托盘内。
雌配子体(星状器托
辐射状的芒指,颈卵器倒生于芒指之间。

成熟精子随水进入颈卵器与卵结合成合子,合子在颈卵器内发育成胚,由胚成长为孢子体。孢子体从配子体中吸取养分,孢子散出后在适宜的环境中萌发成原丝体,再发育为雌、雄配子体。

以有性繁衍和无性繁衍两种方式,从第二次生物大灭绝时期,也就是脊椎动物飞越发展的时期,一直到第五次生物大灭绝以后的今天,恐龙早已在白垩纪时期向世界说再见,地钱这藓类植物 (liverworts) 却用了这种特殊的方式证明无法发展出更进一步分化系统的自己也能在万

物变迁的多年后依然故我地生活在森林里。时间的流动在森林处看起来似乎是缓慢的,如果观察一棵小树长得又高又壮,魁梧得一如不倒的巍峨高山,或许我们尚可
察觉时间的流逝。可这一株株的小生命,一代接一代看似没有什么改变,却可怕地比任何一棵古树都要来得顽强。在它们身上时间的流动是无法被察觉的,它不曾改
变,却一点一点地在不知不觉中跨越了这么多个年代。进化对它们来说仿佛是不被需要的……。而与它们一同跨世代共同来到今天依然故我的还有一种,它们是
苔类(mosses)。

葫芦藓 (Funaria)  
葫芦藓弯弯的蒴柄就像垂吊着一颗小葫芦一样,有时候沾了水珠颜色变得异常鲜艳。
雌雄同株,雄枝先生,雌枝略后。
蒴柄纤细,长可达3厘米,橙黄色或红棕色。
雌枝顶端有数个颈卵器,通常只有一个发育成孢子体。
雄枝顶端长有多个精子器,在有水条件下精子和卵结合成合子。
合子发育成胚,然后成长为孢子体。
孢子散出后,条件适宜时,萌发并生长成新的配子体。


苔和藓——


两个字合在一起似乎就分不清何
为苔何为藓了,念中学的时候也的确花了一些时间才把它们弄明白。
而今脱离了考试,完全是出于轻松和好奇,还有更多的崇敬心情,这一趟旅程中

重新细看这些奇特的小生命——这些被列为
大气污染指示、吸水力可达体重10至25倍的小生命

本还想到高山林去看看地衣,来不及只得匆匆到附近的布兰樟山林随便走走。海拔 6666 尺冰冷的气候让我在山林内几乎 “冻” 得无法
好好说完一句话,夹着浓雾的风不断地 “

咻”  吹来,相机也似乎在这片看似已经静止的
林中
冻僵,镜头
像是收紧了无法顺利对焦。

虽说寒冷,这谧静的林子里却有一种能力让所有的事情静下来。
仿佛动态的事物都是入侵者,只有静止才是存活在林子里的唯一条件。

乘风而来的雾
留下来暂时不走了
凝结成这种朴素的华丽
等待下一缕温暖的阳光将她带走


这些仿佛将时间都凝固不动的
在林子里冷冷地、慢慢地爬慢慢地爬……
冷不防抬起头,它们就在这里、那里,什么也不做地看着你。

下山了,方向盘上的手还僵硬着无法灵活动弹。
(心里却是暖和的)

待在密封的车子里好一会儿才比较暖和一些,往回开,一路上仍迷漫着绕山的浓雾。
见没多少车辆经过,到了某些地方我干脆把车停下让邻座的朋友阿赖抓着我的相机猛拍。

(真爱他照下的这一张,忍不住就给它添了一点 agfachrome 味道。)

雾是山最美丽的衣裳
环绕着山肩连绵着一片青在天边化为一种永恒
弥漫开来把森林的记忆一点一点写进天蓝之中
这回上山前没有遇上这片白雾来访
没想到在回程中仍可在下山时穿梭于窄小蜿蜒的路上看见这片白
之前可是阳光明媚呢

把这些美丽用相机拍下
然后记在心里
当作是给自己的毕业礼

回途中还遇见了美丽的阳光从树冠层洒下来

曾看过一部纪录片这么说
“In a sunny day, you just see a sea of green in the forest.”
多么美好的绿海
阳光的斑斓七彩眷顾了这片土地
绿林更苍翠了,野花也更繁丽了

记这一片位于海拔6666尺冰冷气候中浓雾弥漫的苔藓山
还有来时山路边遍地的野胡姬

我心里清楚地知道
其实我最依恋的
仍然是童年记忆中那一座座小小的地钱森林

57 Responses

    • avatar wisegleam says:

      素欣,
      我回来已经第四天了
      却还对山上的一切念念不忘,加上最近这里天气凉,真有一种没回过来的错觉。

      真正美的是上天的创造呐……。^^

    • avatar wisegleam says:

      去吧去吧,好好走一趟~*
      可以的话周日去好了,周末的人潮凶得很,真怕整座山就这样被淹坏……
      事实上有好几座山已被登坏,人太不懂得爱护环境,
      凡是经人类的脚踩过的地方,都要稀巴烂成一团,要不然就是垃圾随意留……心痛吶。

    • avatar wisegleam says:

      地钱其实在路边长得遍地都是,
      菜园里很容易就能看见,
      只要蹲下去把那一片青仔细地放大来看,
      就会觉得很像一片古森林被缩小了一样,
      不过那并不能算是一个森林,是歪闹着说的。=p

    • avatar wisegleam says:

      依劳峰来不及去了
      我打算再找一个时间纯粹去山林里坐着站着躺着或什么也不做。XD
      这一趟和朋友去,大家想去的地方太多,时间太有限……加上周末,竟然在半山塞起车来…晕。

      雪这么说不就相等于推荐了吗?
      呵呵
      谢谢妳吶 ^^

    • avatar wisegleam says:

      谢谢婷。

      这一回上山的时候看见路边的山坡开了遍地的野胡姬,
      煞是好看,
      本想半途停下来拍下,奈何不方便停车,结果也只是欣赏着上山去了。
      那里的野胡姬,好好看呐,有空妳也上去看看吧,^^

    • avatar wisegleam says:

      去吧去吧~~
      去走走看看,一片青真叫人心旷神怡。
      我回来了好几天,仍想在近期内再去一趟呵。^^

      (让阿爹带你去不就行了么?XD)

  1. avatar zhongkersze says:

    阿歪的摄影技术愈来愈亮眼了,这一组晨露、藤木、云雾、青苔看得我心广神怡赏心悦目,久违了的金马仑和自然生态!感觉有风徐徐吹来,相信歪也在饱满的呼吸,把尘外的扰攘尽抛得一干二净了吧!真好,阿歪不愧是本科生,对笔下的生物特别有情,很多时候风吹草动也可以引来遐思,仔细观赏。确实,人非草木,焉知草木无情,若有来生,我也愿生长为草木,餐风宿露,仰望日月星辰!

    • avatar wisegleam says:

      岛主,看山上青青一片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总觉得生命百种姿态在如此宽阔中摇曳、明媚、艳丽,却保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原始和朴素,哪怕是一滴凝结的水珠也是清亮的安静的。走在其中只要静静地听心里就变得丰盈起来。山间带雾的风很冷,呼呼地吹着,我站在林中好像听见了些很久以前留下来的生命史在吟唱。

      “人非草木,焉知草木无情,若有来生,我也愿生长为草木,餐风宿露,仰望日月星辰!”
      那是最美不过的了
      梦里见月牙星云
      醒了有晨光抚育

    • avatar wisegleam says:

      哈,对噢,很相似吶。

      歪最近一次看星鼻鼴鼠是在卡通里头,
      之前在纪录片有看过,可真实的却一次都没有…….>…<..


      爹娘带歪去差不多
      歪满山乱跑不知道会不会迷路呐……XD
      (真想再上去)

  2. avatar chenboon says:

    是啊,好久不见。
    距离我家上次聚会到现在,超过一年了。
    我有好一阵子都没怎么在红花上逗留,更不要说到处看文留言。
    近期挂网时间多了,又到处看文留言了。

    • avatar wisegleam says:

      最近多了好多写饮食的
      我想妳应该察觉到了 =p
      不光是看
      妳也来写一写热闹热闹~~~~* ^^

      前一阵子大家都忙
      也不晓得是怎么样晃……这样就超过一年了。

  3. avatar chenboon says:

    是啊,花国现在恍如饮食写手的国度,多么棒。
    呃,其实我电脑里照片一大堆,但是,整理的热情不在。哦,还有,总觉得自己的摄影角度什么好象都不对,不怎么想展示了。
    其实,最重要是我自己的心理吧。
    总觉得写饮食文章要有热诚和热情,才能把食物的美好写出来。
    暂时,这是我这个阶段很欠缺的。
    或者,我应该期待写一写能让我这阶段的心情给亮丽起来?

    • avatar wisegleam says:

      除了饮食,花国国民近来也有好些作画的、
      捏陶的(窑民 kilnian 那里妳应该会喜欢逛)……呵呵。

      我理解你说的,有时候自己看起来不觉得太满意的,或找不到合适的心态来写一些事,的确没有办法好好地把文章写得满意。先写一些心情或者会是重拾写文章情绪的方式,可以让妳多酝酿一些情感。不如趁这段时间从文字里窥探自己,像妳说的:写一写,让我这阶段的心情亮丽起来。心情愉快了,写文章也有活力多了。

      期待。
      ^^

  4. avatar heaven103 says:

    消失在空气里…因为我无法呼吸

    最近还不错,只是功课比较忙而已,难得这个星期的假日比较轻松就要好好享受!

    会加油的…谢谢歪老师!
    我喜欢最后两张的感觉,好像全身都轻松了,飘在空气中,哈哈哈!

    • avatar wisegleam says:

      歪老师再过些时候也应该会消失好一段时间了
      写意的日子过得特别快

      最后两张是近来练习光影的一些摄影作品
      觉得应该还能再拍好一些
      可我喜欢照片中的颜色,阳光很明媚,
      树叶透光的感觉也很美好,生命的火光像就要燃起。
      谢谢你喜欢
      希望给妳放松的感觉能让你课业上带来一些新的冲刺。加油,小天堂。^^

  5. avatar chenboon says:

    嗯,近来从花国这边吸收很多养分。
    你说了才想起窑民那边很久没逛了,要去走走,呵呵。
    谢谢你的鼓励,我会试试看。^^

    • avatar wisegleam says:

      先什么都不说——抱~*
      我说楼下的雪,她应该也会抱你一个。XD

      相簿断断续续地整理
      也没有办法把想说的写进去
      只好写成文章好了
      天,我好像还在山里头漫山寻野花。=p

  6. avatar Penguin says:

    为何多细胞生命体会向植物,动物,真菌三大路线发展呢?而最早的蓝绿藻又是怎么来的?我一直想明白。幸好这个地球有植物啊。然而植物会不会思考呢?我们知道动物才有神经系统,进而进化出复杂的大脑,但为何如此呢?不过,如果低等生物或生产者有思想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早就大乱了吧,肯定闹植物与人类大战,我们的生产基层肯定会不稳定,我想,这就是为何思想要到后来才出现。。

    • avatar wisegleam says:

      这些问题一直在生态研究内兜兜转转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结论,我们所知道的是,生物之所以会出现,首先生存条件必须要符合必须要存在,而地球的发展史我们知道的实在太少,许多线索也许在还没来得及被发现便已经为满足人类的广泛需求而被毁灭。

      而思想如何出现为何出现,其他生物究竟具不具有思想也仍旧是人类极限范围内无法理解的事,我们连自己如何思考都没有办法弄明白……。大战……我想,有思想也不一定会掀起战争,只有不满现状的、有侵略性的意图才会出现这种现象吧。

      这个课题……不容易理解呐。

    • avatar wisegleam says:

      谢谢你呵
      ^^

      该怎么称呼你呢? (syn–> 欣?)

      就是恋这一片青
      看见这些小花小草还有青山绿荫的就会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喜爱
      真想再上去一回
      =p

  7. avatar antheatan says:

    那天進山裏也看到了Funaria葫蘆蘚。
    呵,省下我去找資料的功夫了。︿︿

    原來還有分地錢、地衣、苔類、蘚類。。。螞蟻暈頭轉向了。

    很漂亮的雨林!
    林中霧氣讓人感覺如墮仙境般靜靄、迷蒙、恍如隔世。

    • avatar wisegleam says:

      蚂蚁下回再去山里爬,应该会有许多方向了吧?
      喀喀喀
      这些植物的生长姿态太令人着迷了
      尤其那地钱
      近拍实在像一座宽阔的原始森林


      金马伦除了 Brinchang 之外,再往高一点的山林里去钻,那雾气会更浓,更像 The Lord of the Rings 里头的布景。XD

發表迴響

*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